2019年 “一帶一路”境外投資風險防控現狀調研分析報告

來源:普華永道中國 作者:普華永道中國 人氣: 發布時間:2019-12-19
摘要:為進一步了解一帶一路形勢下企業境外投資風險防控現狀,協助企業提升境外投資管理及風險防控能力,普華永道開展了2019年一帶一路境外投資及資產風險防控調研,本次調研共收集有效問卷568份。參與調研企業覆蓋央企、地方國企、民企在內的各類市場主體,其中,...
baidu
百度 www.923043.live

  為進一步了解“一帶一路”形勢下企業境外投資風險防控現狀,協助企業提升境外投資管理及風險防控能力,普華永道開展了2019年“一帶一路”境外投資及資產風險防控調研,本次調研共收集有效問卷568份。參與調研企業覆蓋央企、地方國企、民企在內的各類市場主體,其中,央企與地方國企分別占35%和27%,民營企業及其他類型企業合共占38%;參與調研企業總體對外投資規模較大,累計投資額超過5000萬美元的企業占47%,年新增對外投資額超過1000萬美元的企業占41%。

  經過整理分析,普華永道境外投資風控團隊整理歸納出2019年境外投資風險防控的六大領域共計十一項發現點,供“走出去”的企業參考:

  一、企業重點關注的境外投資風險

  企業高度關注境外投資的特有風險

  由于國際投資環境的復雜性、多樣性和特殊性,企業在境外投資過程中將面臨各種各樣的風險,尤其是區別于境內投資的特殊風險,更需要企業區別對待和進行專門管理。這類的特殊風險主要是指政治、外匯、稅務和人員風險(包括中外人員融合、人身安全等),在本次調研中的關注度分別達到了75%,66%,57%和51%,可見此類境外投資的特有風險企業關注度較高。

  一般性的投資風險也需要企業加強關注

  一些境內投資所面臨的一般性風險在境外投資中也值得企業加強關注。包括投后的運營風險和財務風險,在本次調研中的關注度分別達到了62%和49%,可見此類境外投資的一般性風險企業關注度也較高。

  企業特別關注對資產保值增值的風險

  境外投資由于地域限制,企業往往很難全面及時的了解和掌握境外資產的整體情況(包括資產的收益、消耗和損耗等),導致境外資產流失、挪用、虛報和瞞報的風險事件時有發生。所以我們提示企業需要加強企業在境外形成的存量資產的關注度。在本次調研中,有60%的企業認為資產保值增值風險存在較大風險。

  企業持續關注境外投資過程中的合規風險

  由于企業在“走出去”的過程中對境外法律法規、監管要求、行業準則、商業規則的不熟悉或不理解,加上本身的合規管理工作不到位,導致合規風險事件頻發。盡管企業的合規意識正在不斷增強,但在本次調研中,合規風險的關注度仍然高達60%,可見合規風險依然是境外投資企業關注度較高的一類重要風險。

  二、境外投資總體風險與戰略考量

  企業在設計境外投資戰略的時候,除了需要考慮經濟因素、資源可獲得性、勞動成本的因素以外,也需要對擬投資國家(地區)的綜合風險與戰略進行合并考量。通過對收回問卷的分析,我們發現:

  1.發展中國家及地區投資備受關注,但投資風險也更需特別關注

  發展中國家(地區)憑借其廣闊的市場發展空間、廉潔的勞動力、豐富的自然資源和寬松的監管環境在境外投資市場備受關注。本次調研結果顯示,有83%的企業表示已經在發展中國家(地區)開展境外投資活動。但發展中國家(地區)開展投資和經營活動也往往面臨較高的風險,有境外投資項目分布在發展中國家(地區)的企業群體對其面臨的各類型風險選項的選擇率均高于整體的15%,部分風險因素(如政治風險)的平均選擇率甚至較整體水平高50%,顯示發展中國家(地區)不穩定因素往往也更多,需要企業特別關注。

  2.境外投資戰略制定和執行仍待改善,先行效益未能充分發揮

  參與調研企業中有20%的企業表示存在境外投資戰略滯后或缺失的問題,僅有31%的企業制定了戰略并得到有效執行。26%的企業表示對戰略設計和執行效果并不滿意,具體包括規劃內容有待進一步細化,對風險分散及戰略協同效益考慮不足等問題;22%的企業表示對戰略實際執行不到位,投資方向選擇仍然依賴個別投資機會。在央企層面,戰略規劃可落地性不足、戰略執行跟蹤機制缺失等問題尤為突出,這部分問題較民營企業高25%。正是戰略缺乏具體詳細、可落地的戰略規劃指引,導致部分企業面臨“投資機會尋找無序”、“投資決策無依據”的管理困境,同時出現大量“哪里有投資機會就投哪里”、“境外項目戰略意義不足,抗風險能力較弱”的歷史投資項目。

  三、境外投資項目拓展與退出

  企業在“走出去”過程中應積極開拓投資所在地或者國際化程度高的合作伙伴來支持項目和市場拓展,而拓展過程也要對退出條件作出充分的考量和明確的定義。通過對收回問卷的分析,我們發現:

  1.缺乏全球化高質量“朋友圈”,境外項目拓展仍然依靠單打獨斗

  參與調研企業中有63%的企業表示企業境外投資項目來源仍以自我拓展為主,僅有26%的企業境外投資項目來自于國際公司,反映企業仍未建立高質量的“朋友圈”,合作以“一錘子買賣”的雇傭關系為主,缺乏全球化布局廣、專業技術水平高、公信力強、信譽度好的合作伙伴關系網,為企業提供全面持續性的資源支持。正是這種雇傭關系下的不穩定會造成企業無法與合作伙伴之間產生長遠利益趨同,合作伙伴的價值難以充分發揮,最終導致企業在開拓國際市場時仍然處于單打獨斗的狀態。

  2.投資決策未充分考慮退出方案,投資項目“退出難”現象頻發

  調研結果也顯示,參與調研企業中有超過69%的企業認為自身退出方案的設計對風險的考量不足,而分析央企的選項情況,該比例則高達80%。這反映了企業在投資決策時并未充分考慮退出方案。另一方面,僅有22%的企業會定期(每年)對境外投資項目進行退出跟蹤,以檢查項目是否出現退出方案中的退出情形,進而提示管理層進行再決策。顯示近年國有企業普遍面臨“投資退出難”的問題,原因就在于事前退出方案與事中跟蹤機制的不足甚至缺失。

  四、境外投資管理職責與監督手段

  企業在進行境外投資前,需要理順企業內部的風險管理職責來支持境外投資的風控管理,同時審視自身的監督手段是否有效、及時發現境外投資過程中的重大風險。通過對收回問卷的分析,我們發現:

  1.風控職責劃分不清,無法匹配境外投資復雜多變的風險管理要求

  參與調研企業中有52%的企業未明確在境外投資過程中面臨的各項風險的管理責任部門,而由公司總部實行“一起管”的管控政策。經過進一步分析,對于未明確風險的管理責任部門的企業,其在政治、外匯、稅務、合規等常見境外投資風險的選擇率均高于整體選擇率30%以上,表明企業所面臨的風險發生概率及影響都可能有所增加,也不利于企業風險管理專業化水平的提升。

  2.企業對境外投資項目的監督檢查手段單一,較難及時有效發現經營過程中的重大風險

  參與調研企業中僅有18%的企業設置了專職境外監督人員,37%的企業進行任期內經濟責任審計與過程審計,45%的企業定期及不定期派出總部人員進行現場檢查或審計。表明企業在監督檢查方面,企業對境外經營單位常用的監督檢查及審計方式主要包括財務報表審計、定期獲取財務及經營數據的方式進行監控為主,企業對境外投資項目的監督檢查方式較為單一,較難及時、全面、有效的發現境外企業經營過程中的重大風險,以減少企業可能面臨的損失。

  五、獨立風險評估與持續監控預警

  企業在投資決策前應對項目的各項風險進行全面、客觀、深入的評估,在投資決策后也應進行持續動態的監控和預警,確保投資風險在投資全生命周期均得到全方位的把控。通過對收回問卷的分析,我們發現:

  1.可研深度廣度不足,亟需引入全面、獨立、專業的風險評估伙伴式服務機構為企業把好風險關

  參與調研企業中超過83%的企業認為自身可行性研究及盡職調查的深度及廣度有待提升,而所有問卷反饋企業中,僅有39%的企業會委托專業中介機構開展專項風險評估并形成專項報告,央企和地方國企聘請獨立、專業和國際化的風險評估機構出具風險評估報告的比例也僅僅為50%。造成這種情況,部分原因可能是因為企業一般與提供風險評估服務機構是一次性的“雇傭關系”,服務機構也認為提供的是“一錘子買賣”,則忽視質量和口碑,導致風險評估形式化、程序化情況嚴重,沒有很好的發揮風險評估服務機構的“全面性”、“獨立性”和“專業性”的作用,為企業的可行性研究的深度和廣度把好風險關。

  2.境外投資過程面臨的風險變化多端,然而持續性的動態風險監控和預警機制卻普遍缺失

  參與調研企業中有超過41%的企業尚未建立常態化的風險評估機制對影響項目目標的關鍵風險因素進行持續性的動態監控。就算建立了風險定期評估機制也普遍面臨預警及量化指標缺乏(69%)、評估方法有待完善(71%)和評估信息不充足(69%)等多方面的挑戰,尤其在央企、國企群體中,風險管理缺乏預警及量化指標的比例高達75%。企業缺乏一套行之有效用于定期甚至實時監控風險變化情況的手段,可能會影響企業錯失及時應對重大風險變化的最佳時機。

  六、境外投資人才隊伍建設與外派人員培訓

  中國企業“走出去”需要在投資、運營、財務、人力等各專業領域配備大量的國際化的人才隊伍,特別需要重視對國內派出人員的培訓工作。通過對收回問卷的分析,我們發現:

  1.國際化投資管理人才依然匱乏,從業人員經驗主要以國內投資為主

  參與調研企業中有超過74%的企業表示在境外投資過程中均面臨國際化、高素質人才短缺的問題,在央企、國企群體中該比例更增至81%。具體來看,有超過53%的企業尚未配置專職的境外投資管理部門/崗位而是使用境內投資管理團隊共同管理,有超過58%的央企認為現有機構設置和人員編制難以滿足海外投資管理需要,包括從業人員在語言、對投資所在國(地區)的了解程度、國際化視野等方面。加上央企在機構設置、人才吸引和人員編制方面受到更嚴格的限制和監管,也加劇了央企國際化人才匱乏的局面。

  2.對派出人員的培訓不足,影響派出人員有效應對和化解其可能將面臨的各種風險

  組織系統化、常態化、強制性、考評式的培訓機制是企業在內部各個層級培育風險管理意識與國際化意識的重要措施。然而,調研結果顯示,仍然存在對境外派出人員的派出前培訓重視不足的情況。其中,企業不組織培訓,由員工自行學習或由境外經營單位組織的比例有26%;或者有培訓但培訓內容不全面的問題的情況也較為普遍,如僅32%的企業會對派出人員進行反海外賄賂培訓,可能導致派出人員缺乏足夠的知識(特別是合規)應對派出當地的風險等問題。

  從總體上說,我們認為中國企業在2019年的境外投資風險管理意識與能力已得到穩步的提升,展望即將到來的2020年,我們建議“走出去”企業仍需要在戰略、人才、風控、機制這四個方面進行升級。

  戰略:實現戰略引領,謀求具備協同效益的全球投資布局;

  人才:打造國際化、專業化境外管理團隊,各層級分工明確;

  風控:裝備覆蓋事前、事中、事后境外投資全流程的風控能力;

  培訓:健全配套境外投資管理機制,綜合運用溝通、培訓等多種機制全面提升投資風險管理質量。

  普華永道將結合我們與監管機構、央企國企的服務經驗于近期推出“一帶一路”境外投資風險防控新思享2020”專欄文章及其它洞察報告,敬請持續關注!

福建快三_定牛 乐禧白城麻将 幸运农场最新开奖号码 湖南幸运赛车奖金查询 正版台湾码资料网站 怎样分析股票涨跌 免费麻将游戏大全 天天棋牌2下载手机 …? gpk捕鱼漏洞 股票分析软件 开元棋牌下载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