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幣基金設立的稅務考量

來源:畢馬威KPMG 作者:畢馬威中國 人氣: 發布時間:2019-12-18
摘要:截至2019年11月底,中國證券投資基金業協會(簡稱中基協)統計數據顯示,存續登記私募基金管理人超過2.4萬家,管理基金規模高達13.74萬億元人民幣。私募基金是投資活動的重要參與者,基金投資項目數量多、資金規模大,為優化實際投資收益,在當今日益復雜的...
baidu
百度 www.923043.live

  截至2019年11月底,中國證券投資基金業協會(簡稱“中基協”)統計數據顯示,存續登記私募基金管理人超過2.4萬家,管理基金規模高達13.74萬億元人民幣。私募基金是投資活動的重要參與者,基金投資項目數量多、資金規模大,為優化實際投資收益,在當今日益復雜的稅收政策環境下,投資者有必要將稅務籌劃貫穿于基金設立、運營、退出的生命全周期?紤]到本文篇幅有限,下面我們將重點從法律形式、設立地點、投資架構的選擇三個方面,結合當前的國內稅收政策,概要介紹人民幣基金設立的稅務考量。

  法律形式:合伙制抑或公司制?

  我們注意到,

  雖然國際上合伙制仍是私募基金行業較為普遍的法律形式,但受美國稅改影響,最近不少私募界巨頭如黑石、凱雷、KKR等,都紛紛改合伙制為公司制。其實,基金的法律形式的選擇,不能簡單地一概而論,發起人需要綜合考慮商業、法律、稅務等相關因素,結合投資項目、投資人等具體情況,制定適合自身的最優方案。

  從中國所得稅的角度來看,

  合伙制基金在所得稅上具有“先分后稅”的稅務透明特性,即合伙企業利潤由各合伙人按照約定的分配比例確定應納稅所得額,并在合伙人層面按適用稅率繳稅,在合伙制基金層面不征稅。在實務操作層面,對于個人合伙人從基金取得的收益如何征稅,是適用股息紅利、財產轉讓所得的20%稅率,還是比照“個體工商戶的生產經營所得”稅目,適用5%–35%超額累進稅率,目前各地稅務機關執行口徑不一。

  年初出臺的財稅〔2019〕8號(以下簡稱“8號文”)對創投基金個人合伙人所得稅政策進行了明確,即滿足條件的創投企業可以選擇按單一基金核算,其個人合伙人從創投企業取得的收益可以按照股息紅利或者股權轉讓所得適用20%個人所得稅的稅務處理;或者,選擇按創投企業年度所得整體核算,其個人合伙人從創投企業取得的所得,按5%-35%超額累進稅率計算繳納個人所得稅。當然,兩種情況下的稅款計算和費用扣除等存在差異。

  考慮到8號文對于其他類型基金的稅務處理方式未作規定,加上2018年國地稅合并以來,實務中部分地區稅務機關政策執行口徑趨于謹慎,對于其他類型的私募股權基金,各地稅務機關是否認可以往業內對個人合伙人(尤其是有限合伙人)取得收益按20%代扣代繳個人所得稅的做法,歷史期間按20%稅率完成的個人所得稅申報是否會被稅務機關質疑,建議實務操作中與主管稅務機關盡早溝通避免不確定性。

  相比而言,對于公司制基金,由于基金和股東是獨立的納稅主體,可能存在雙重征稅的風險。具體來說,項目退出時的投資收益在基金層面已經繳納了企業所得稅,當個人投資者取得從基金分配的稅后利潤時,仍然需要按照股息紅利所得繳納20%個人所得稅。我們注意到,由于法規對國有資產監管有特殊要求,特定情況下,有限公司制的基金可能仍有一些必要性。

  對于合伙制與公司制基金的稅務影響詳細比較,請參考附錄1匯總信息。

  設立地點:優惠政策看過來

  我們注意到,

  除了全國范圍內普遍適用的創投企業稅收優惠外,各地政府為了吸引投資基金落戶,也紛紛出臺了不同的稅收優惠政策,形式上包括一次性補貼、企業所得稅/個人所得稅/增值稅的財政稅收返還等。為更好地適用相關稅收優惠,降低稅務處理的不確定性,建議基金在比選設立地點時,多與當地政府及稅務機關深入交流,明確各項優惠政策對本企業的適用性,提前了解稅務機關對于個人合伙人適用稅率等法規層面未明確事項的意見和看法,并留存相應的溝通記錄。

  根據我們的項目經驗,一般而言,當地政府參與投資的基金(如城投基金等)在基金設立地點的選擇方面可能靈活性較低。除此之外,建議基金在選擇設立地時,從基金、投資者(包括普通合伙人/有限合伙人,企業投資者和個人投資者等)、投資周期、行業特點等不同層面出發,結合當地財政、稅收政策的穩定性與投資注冊實際案例,比較各地的稅收優惠政策,確定最適宜的基金設立地點。我們簡要舉例了一下常見基金設立地的稅收優惠信息(詳見附錄2),供大家參考。

  投資架構:典型人民幣基金架構分享

  搭建人民幣投資架構時,從稅務的角度看,需要確保人民幣基金的運營合法合規,在風險可控的前提下,最小化投資人取得投資收益的稅務流失,合理安排投資基金、項目團隊、機構投資者與個人投資者的權屬關系與合同關系。

  以下為典型的人民幣基金架構示例,供參考:

  值得注意的是,上面分享的人民幣基金典型架構中,另設獨立于基金普通合伙人的法人實體作為基金管理人,并通過該法人與基金單獨簽訂管理協議的方式管理基金。從稅務的角度看,基金管理公司收取的服務費需要交納6%增值稅,而基金項目團隊取得的與投資業績相關的超額收益不屬于增值稅的征稅范圍,將二者分別安排不同的法人實體收取,在一定程度上能在稅務上達到風險隔離的效果。

  如上討論,基金管理團隊取得的超額收益,應當適用20%還是5%-35%稅率,目前實務操作中各地稅務機關意見并未統一。其中一個關鍵點在于對上述個人合伙人所取得收益的性質判定,我們建議基金通過合理的事前籌劃,優化基金投資架構,提前與主管稅務機關就上述事項溝通意見,以爭取確保稅務合規、稅負可控。

  綜上,基金架構的搭建需要綜合考慮、平衡各方利益,不可一概而論,上面分享的架構也僅供參考,具體細節安排需要個案分析,再結合實際情況適當調整。

  礙于篇幅有限,關于人民幣基金運營、退出階段的稅務考量,如持有期間的投資架構調整,與交易對方的談判,退出交易步驟的設計等,無法在此詳細介紹。此外,對于業內常見的離岸基金,相關稅務考量也同樣值得關注,如跨境投資架構的搭建,英屬維京群島(BVI)、開曼群島等避稅地新出臺的商業實質法案對離岸基金架構的影響,境外實體避免構成中國稅收居民企業或常設機構的考量,退出階段涉及間接轉讓中國財產的稅務影響等。畢馬威將繼續在系列刊文中進行深入探討和分析,在日益復雜的稅制下,為離岸基金與人民幣基金分享先進的基金實踐經驗,以期提供有益的參考和借鑒。

  如有任何疑問,歡迎隨時聯系畢馬威的稅務專家,我們可提供如下服務:基金的選址利弊分析及設立協助、人民幣基金和離岸基金的投資架構搭建與稅務籌劃咨詢、間接股權轉讓稅務事項、紅籌架構的搭建和解除及私有化稅務籌劃咨詢等。

  附錄一:

  ✥注釋1:根據8號文規定,2019年1月1日起至2023年12月31日,滿足條件并完成備案的創業投資企業基金可選擇按單一投資基金核算,個人合伙人從該基金應分得的股權轉讓所得和股息紅利所得,按照20%稅率計算繳納個人所得稅;或按創投企業年度所得整體核算,按照“經營所得”項目、5%-35%的超額累進稅率計算繳納個人所得稅。

  附錄二:

  ✥注釋1:上述優惠政策根據目前公開資料總結,由于地方政策可能會發生變化,上述內容僅供參考。畢馬威將繼續密切關注全國范圍內各城市和地區的相關政策動態,并不定期進行政策解讀。

  ✥注釋2:請注意,上表中天津的優惠政策匯總包含多個區域,例如東疆保稅港區,天津經濟技術開發區(TEDA),天津港保稅區,天津高新區,天津中新生態城等。各區域執行的具體優惠政策不完全相同,需要與當地管委會溝通了解詳情。

福建快三_定牛 2019世界杯篮球 基金资产配置 微乐家乡麻将下载 柔宇科技股票代码 百度江西多乐彩开奖 捕鱼大亨下载 欢乐四川麻将血战到 3d对应码金码今晚上 福州麻将教学视频新手 九游大厅炸金花怎么开挂